国内球队要改善生存状况,不妨先学克洛普给球

在上轮联赛中,利物浦意外输给沃特福德,联赛不败纪录就此终止。对于这个结果,10岁的曼联球迷达拉夫肯定会感到兴奋,因为就在8天之前,这名爱尔兰小学生收到了利物浦主帅克洛普的亲笔回信,仅一周过后,他想让利物浦输球的愿望又实现了。当然,利物浦输球并不是为了达拉夫,而达拉夫也不会仅仅因为利物浦输球而高兴——早在收到克洛普回信的时候,他就激动地把信带到了学校,在老师和同学面前炫耀了一番。

在对待球迷的态度上,国内球员的确差了一截

如克洛普在之后的采访所言,平日里给他写信的人很多,不可能一一回复,只能做到尽量。而写信的球迷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如果能够收到回信,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即便回信人是死敌球队的主教练也是如此,就像克洛普说的:“我喜欢我们所拥有的死敌,如果这些仅仅停留在场上,我就更喜欢了。”

中国的小球迷也曾收到过暖心的举动,去年6月份,北京市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写了一篇关于奥古斯托的作文,因为内容跑题被老师要求重写。奥古斯托得知后,为这名小朋友写了一封亲笔回信,并录制了一段短视频,邀请她来国安主场观赛。这一暖心的举动,得到了众多球迷的称赞。

可是,暖心的输出方,更多是来自于国外教练和球员,国内球员虽然也经常有一些暖心举动,可在网络上流传的,更多是他们与球迷对骂、对球迷们签名或合影要求的不耐烦甚至恶语相向等斑斑劣迹。球技如何暂且不论,连个人素质也不如别人,的确有些说不过去,所以很多人一直都在呼吁要发展校园足球,提高中国球员的文化素质,甚至要效仿韩国那样,构建出以大学生球员为主体的职业球员群体。

发展校园足球的思路没错,但这并不是提高球员素质的必要途径,因为个人素质与文化程度之间并不存在必然联系。比如孙兴慜,很小的时候就去欧洲,文化程度不如韩国大部分球员高,可在场外的负面新闻极少,在球迷中的口碑极佳;而曾经的天才球员高钟秀,却是经常被曝出打架、酗酒,最终毁掉了原本一片光明的职业生涯。由此可见,个人素质的高低,文化程度并非唯一的因素。

国外球员尊重球迷也不代表其素质高,主要是有人管

在欧洲也是如此,大部分球员在14岁左右的时候就要进入俱乐部的梯队接受训练,文化程度也不高,可他们在对待球迷时,往往都能表现出极高的职业素养。究其原因的话,其实也不是什么个人素质问题,主要还是有人管。比如前段时间阿里存在一些不当的言论和行为,尽管他立即道歉,可还是被英足总盯住,很可能要遭到处罚;前几年,切尔西的肯尼迪也因为言论不当而受到内部处理。

当年坎通纳飞踹水晶宫球迷一事也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尽管事后球迷们纷纷为坎通纳站台,因为这种事情搁谁也踹,可“国王”仍然要遭受英足总的处罚。由此可见,无论是俱乐部还是联赛的经营、管理机构,对于球迷都非常重视,一旦球员在对待球迷时有出格的举动,无论孰是孰非,球员挨罚都是跑不了的。所以,不管球员们是否出自真心,在与球迷接触时总要让对方如沐春风。

这一点,王霜在大巴黎效力期间也曾给国内球迷带来非常直观的介绍。从签约前接受例行体检,王霜就感受到了真正的职业球队氛围,一线队有20多号人,可各类专业人员组成的服务队伍就达到百人以上的规模,就连理疗师也要按照球员的身体部位做出细分。平日里,俱乐部还鼓励球员们及时更新自己的社交媒体,队内的摄影师会将队员们在比赛、训练中的照片上传到图片库中,供球员们自己选择发布。

另外,俱乐部还尽可能地为球员安排一些媒体专访,让外界能够更加全面地了解球员。这些做法拉近了俱乐部与球迷之间的距离。虽然大巴黎女足在比赛时,看台上的观众也不多,可球迷们对大巴黎女足的支持热度并不低。去年球队从里昂回到巴黎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可依然有百余名球迷冒雨在车站迎接,被球迷热情所感动的王霜,还发布了一条微博,成为一时热点。

有球迷才能有收入,这是欧洲俱乐部的共识

克洛普的回信、王霜在大巴黎的经历以及官方对球员出格行为的处罚,总结起来都是“经营球迷”的理念。虽然在俱乐部的营业收入中,球迷直接创造的比赛日收入占比不是最高,但转播收入和商业收入两项,也是球迷的关注度所带来。比如英超联盟成立仅一个赛季,转播商天空体育的财务状况便从濒临破产转为盈利5000万英镑,靠的就是收视率所带来的资金注入。

所以,“经营球迷”理念成为欧洲俱乐部的普遍共识,德甲实行的“50+1”政策,便是为了防止俱乐部脱离球迷;意甲联赛在把钱烧完了之后,也开始在球迷身上做文章,甚至还别出心裁地在转播收入分配方法中设置了“粉丝数量”的权重,激励各支俱乐部去努力扩张自己在球迷中的影响力。

英足总年报中的“女子足球”一部分中,也曾直言不讳地指出,扩大女子足球的影响力,让更多女性参与到足球运动中来,会增加整个社会对足球的关注度。换言之,如果一位女性能够关注足球,很可能会带动一整个家庭都成为球迷,她们的孩子甚至还能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职业球员。

(图)英剧《福斯特医生》中,就有女主珍玛带儿子参加阿斯顿维拉俱乐部活动的剧情

说简单一些,这与很多娱乐明星拼命地造绯闻、造话题、造人设以扩展粉丝量性质差不多。作为一家俱乐部,只有不断地扩大死忠球迷规模,你在与投资人的谈判中才能更加硬气,才能在经营中获得更高的独立性,避免成为某些投资人手里的玩物。以德甲为例,虽然“50+1”政策让他们失去了很多投资人的青睐,可这并不影响德甲能够长期位于联赛盈利榜的首位,直到最近几年才被英超超越。这说明,“金主爸爸”不一定就是亲爸爸,为球队加油呐喊的球迷才是俱乐部真正的衣食父母,只要在主场比赛时有满坑满谷的球迷,那么你便不愁没有钱赚。

低级别联赛球队没人关注?用心经营就能有

从这个角度,或许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欧足联要以“鼓励理性投资、改善俱乐部生存状况”为出发点,制定一套《财政公平法案》出来。在足球市场中,有投资者,也有投机者,对于一家长期发展的俱乐部来说,必须对此有所甄别,设定盈利标准便是将投机者挡在门槛之外的最好选择。

比如很多人都以阿布为例抨击欧足联,可这些人并没有看到,在《法案》实施之后,阿布的烧钱行为已经有了极大的收敛,而且还按照《法案》中的豁免条款,大力投资青训。虽然因为满世界买小妖而遭到国际足联的重罚,可本赛季蓝军的青训小将们在危难关头为球队的争四提供了充足的动力,向世人展现出了自己的青训硕果,而这也正是《法案》所鼓励的事情。

如果欧足联想要对《法案》宣传一番,那么英甲球队特兰米尔流浪者是不错的选择。虽然这家小球会并不是《法案》的直接受益者,但其经营理念与《法案》的精神相当契合。俱乐部主席马克-帕里奥斯是普华永道的高级合伙人,也曾担任英足总CEO,当年英足总建设温布利大球场时遭遇的债务危机,便是在他的手里化解。

后来,马克离开伦敦,买下了自己曾经效力过的球队并成为主席,上任之后,他先是凭借高超的运作手段让球队换来了一座新球场,还得到了一笔运作资金,解决了财务问题。随后,又通过一系列措施来吸引人们的关注,比如将儿童票价降低到一杯可乐的价格,定期开展各种各样的球迷活动、每周二向当地残疾人免费开放体育器材以供锻炼等等。

这些组合拳下来,球队收获了一大批死忠球迷,马克收购球队后的第一个圣诞节,球队租用当地广场举办了一场圣诞派对,可前来参加的人寥寥无几,几年之后,参与者便达到了上千人的规模。有了球迷,收入便不需发愁,在没有转播收入的情况下,俱乐部的年度营收已经达到了700万英镑以上,比很多吃着转播收入的英冠球队都多。

国内俱乐部想要改善生存状况,先从给球迷写封回信做起

回到国内,2020开年,我们收到的糟糕消息不只有疫情,还有几家俱乐部濒临破产的消息。可以肯定的是,财务状况不佳的球队绝非这几家。与中超相比,低级别俱乐部的生存状况让人感到揪心,很多人将原因归结为低级别联赛没人看、影响力小。不可否认,这的确是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特兰米尔流浪者也同样是低级别联赛的球队,还处于利物浦和埃弗顿两大英超球队的夹缝之间,可他们依然能够发展出规模庞大的死忠球迷群体,获得可观的营业收入。而在已经倒闭或者濒临倒闭的俱乐部中,大部分所在区域内并无中超球队竞争,却连生存都是问题。

名哨迈克-迪恩就是特兰米尔流浪者的死忠

马克-帕里奥斯在谈到球队经营时,曾经说出自己的经营理念,球队的位置处于英格兰西北部,周围不仅有埃弗顿和利物浦,离老特拉福德也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想要在这个地方扎根生长,必须利用手里的一切资源,给球迷带来他们在安菲尔德、古迪逊花园所感受不到的东西。

曾有人抱怨,中国真正喜欢足球的人不多,所以纯搞足球不赚钱,只能靠给投资人打广告才能找到资金。可以说,这种观点纯粹是在甩锅,足球能带给球迷的东西,不只限于比赛本身,想要把球迷们请进球场,靠的是对球迷的用心经营,只要是下了功夫、用了心,那么球迷们肯定会买账。

所以,中国的俱乐部想要拥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必须从经营球迷开始,而经营球迷的第一步,是让球员们收起高高在上的姿态,少说两句“你行你上”之类不入流的言论,像克洛普和奥古斯托那样,认认真真地给球迷写一封信,在懂球帝上开个账号,多多地跟球迷交流,才能得到更多球迷的支持。

上一篇:早报:足坛“抄作业”,从五大联赛做起
下一篇:火灾过去一年了,弗拉门戈遇难球员的家人还没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